在征收方面

2017-11-10 00:37

吴有水对社会抚养费的公布情况并不满意,他称,除了有七个省至今未公布数据外,已经公布的数据也有不少水分。

进入岁末,当单独二孩政策放开政策已然明确时,社会抚养费这项对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者给予必要经济制约的收费连续遭遇质疑和诟病。一方面,基层社会抚养费收支不透明造成了一笔笔糊涂账。与此同时,基层计生人员的纠结则在于,他们需要同时面临社会抚养费和计划生育两项指标的考核,二者却是一对此消彼长的矛盾体。

如果说取消社会抚养费,我第一个举手赞成。江苏某县一名计生干部如此对《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吐槽。

我家刚刚交了1万元,啥收据也没有。要收据罚得更多。怀孕八个月的苏北农村妇女张梅(化)告诉本报记者。

张梅所说的情况正反映了目前社会抚养费征收的现状:标准随意,管理不规范。

吴有水推测,加上未公布的七个省,全国社会抚养费收缴总额估计在300亿元左右。

根据审计报告,在征收方面,各地征收标准不一,征收单位自由裁量权过大。本报记者在实地调查中发现,由于社会抚养费是按照当地居民年均收入的倍数来征收,同样超生一个孩子,不同地方差距很大。即使同一个地区,征收标准也存在很大差异。

由于《办法》并没有就具体征收缴纳方式做统一规定,各地规定不一,管理比较混乱。在吴有水提出追问之前,对于全国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总额,有的只是模糊的推测。

真实的数据应该远远大于现在公布的数据。浙江律师吴有水本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今年夏天以来,他陆续致信31省份计生、财政部门申请公开社会抚养费收支、预算等相关信息,得到24个省份去年的总额是200亿元。

国家审计署9月18日公布的湖南、湖北、河北、重庆等9个省市共计45个县的社会抚养费征缴情况审计报告表明,上述情况相当普遍。

一个值得商榷的数据来自江苏省。吴有水称,据他了解,光徐州市一年征收的社会抚养费就三四亿元,江苏人口众多,且苏南各地总体比苏北富裕,总额应该不止目前公布的12亿元。

12月4日,河北农民艾广栋因为超生交不起社会抚养费服农药自杀。悲剧发生的同时,另一个消息早已炒得沸沸扬扬导演张艺谋因为超生可能将被课以数目可观的罚款。

当被问及为何孩子还没出生就先交罚款,她回答说,没生的时候交1万元,生了以后再交就得1.5万元了。

现在公布的(社会抚养费)数据,有不少就是应付,你不是要公布吗?我就给你一个数据,并不属实。吴有水告诉本报记者,真实的数据应该远远大于现在公布的数据。当然,这比那七个没有公布的省份还是好的。今年7月,身为律师的吴有水向全国62个省级卫计、财政部门,申请公开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总额及使用情况。8月底,明确向他回复总额的,仅有10家。在提出行政复议等一系列追问行动后,社会抚养费再度成为网络热词。截止到12月4日,全国共有24个省公布了2012年度的社会抚养费,总额超过200亿元。

吴有水以一种追问的姿态与社会抚养费叫上了板。12月11日,他向浙江省的6个县(市、区)寄出了社会抚养费信息公开申请书,再度引起关注。

根据2002年实施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下称《办法》),社会抚养费是一项行政性收费,不是罚款,但具有一定的补偿和强制作用。而在普通公众眼中,其功能类似于超生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