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妲己媚主乱国;西周失鼎

2018-01-03 12:42

其实,一个贪官的“养成”,无非几个原因:权力没有节制,监督没有到位,法律没有效力,制度存在缺陷。解决了这几个原因,官员们读什么书也无伤大雅。

鲁迅先生说:“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诚如斯言,我们相信一本好书可以影响一个蒙童价值观的形成,然而如果我们相信一个具有成熟人格和价值观的官员会被一本“坏书”引向歧途,那就真的有点幼稚可笑了。

我们尚且不论《金瓶梅》等书究竟是好是坏,单单说《金瓶梅》、《肉蒲团》的成书年代是在明朝中后期,那么按照上述的理论,明朝以前的官员根本看不到这些“坏书”,而且自小读的是四书五经等“好书”,那么明朝以前是不是就没有贪官了呢?这种推论显然荒谬,不过是倒果为因式的马后炮理论。况且,如果上文作者没有读过《金瓶梅》、《肉蒲团》,他怎会知道那是坏书?如果读过,是不是他也“道德沦丧”了?

所以,我们与其在这里纠结官员们到底看什么书,实在不如让监管部门看看他们是不是抽着千元一条的香烟、喝着万元一瓶的名酒、蹬着几十万元一双的皮鞋、戴着几百万一块的手表来得实在一些。

商纣灭国,错的不是纣王昏庸无道,而是妲己媚主乱国;西周失鼎,错的不是幽王烽火戏诸侯,而是褒姒不爱笑;贪官腐败,错的不是他们自己贪欲过剩,而是坏书诱导……如此理论竟然上下千年仍有人捧臭脚。